中国能实现7.5%的GDP增长目标吗?

April 22, 2014 1:15 PM

4月份中国公布了其第一季度的GDP增长率。2014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同比增长放慢到了7.4%,与2013年第一季度7.7%相比有所下滑,与)市场预期的7.3%相比则稍高。把2014年第一季度与2013年第四季度相比,经济增长了1.4%,之前一个季度增长有1.7%的下滑。

不过,与第一季度的GDP增长率这一头条新闻相比,中国的月度经济指标更加低迷。第一季度工业同比增长仅仅只有8.7%,零售业为12%,固定资产投资为17.8%。这些月度经济指标显示,中国2014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本来只能达到7.0%。

尽管中国经济表现低迷,但一个向上的周期性反弹似乎已在酝酿之中。

首先,最新的库存数据显示,库存量正在快速的减少。发电厂的煤炭库存在减少,(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秦皇岛——中国的主要运煤港口。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发电厂持有大约18天的煤炭需求,与今年早期的23-25天相比有所下降。此外,秦皇岛的电煤库存在3月的第三周就从今年早期峰值的5.9万吨减少了28%。另外,钢铁库存在3月份也从2月末的峰值下降了6.7%。

第二,中国3月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数据显示,外部需求预计将显著增加。不管是官方的PMI还是汇丰银行的PMI中,(都可以看出)出口订单指数在2月和3月份有强劲增长,这与它们对发达经济体前景的改观是相一致的。同时,汇丰银行PMI中的就业指数也出现了明显的反弹。这对就业来说很关键,因为出口行业创造出了大约1.3亿到1.4亿个工作。从港口的整体数据来看,以及最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ANZ)在宁波——浙江的一个主要依赖于出口的沿海城市——所做的田野调查来看,所得出的结果和中国出口正在增长相一致。

第三,政府开支的加速会给接下来的经济带来一些激励。历史数据显示,大量的新兴工程通常在全国人大之后开始加速,并且在年中达到顶峰,中国的财政支出周期和钢铁库存周期相一致。

当然,今年中国仍然保持“积极”(proactive)的财政政策。这意味着政府有余地增加投资,以应对经济衰退。比如,中央政府今年实施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棚户区改造项目,目标是要完成47000万户的房屋改造。与去年的3000亿元(480亿美元)相比,这将会带来1万亿元(1600亿美元)的投资。此外,4月中旬政府批准了四个铁路工程,投资总金额达到了1400亿元,其中三个项目都在欠发达地区。

不过,周期性上升的强度将取决于中国人民银行是否能够长久地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在短期内,只有资金预期收益率(required rate of return)永久性的降低,才能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展望未来,周期性上升在第二季度后是否能够继续维持,取决于中国人民银行是否能够有目的地降低企业的高贷款利率。目前,1年贷款利率的加权平均是7.34%,然而企业的利润率徘徊在5%以下,且预计还要进一步下降。此外,3月份中国的货币供给(M2)年增率显著下滑为12.1%。自2012年4月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出现了M2增长率低于(之前)公布的13%的目标(的情况)。这意味着金融机构的去杆杠化过程仍在继续。去杆杠化的继续将进一步缩紧中国信贷环境。

自2月中旬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就对外汇市场和金融市场实施了双重干预,来实现人民币贬值和货币市场利率的下降。确实,第一季度外汇储备有1200多亿美元的急剧增长证实了这一观察。这也意味着如果没有央行介入的话,人民币仍然有升值的压力。鉴于这样的外汇干预不可能持续很久,且可能会弄巧成拙,因此一旦外汇干预停止的话,目前放松的货币政策条件会迅速消失。

虽然,央行将继续避免减少预期收益率,同时维持频繁的公开市场操作来降低货币市场利率,但是在降低中国的银行贷款利率上面,它们可能不太有效。如果较低的货币市场利率没有带来较低的贷款利率,如果第二季度后经济增长又停滞,那么第三季度可能会要求(银行)准备金率下调50个基准点。

由于缺乏有效的货币宽松政策,中国要想实现7.5%的GDP增长目标,这将是很困难的。因此,对2014年7.2%的增长预测将可能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