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的入欧革命

December 6, 2013 4:30 PM

乌克兰极端紧张的局势已蔓延成革命。事实上,反对派要求总统亚努科维奇下台并将这场示威活动称之为“入欧革命”。12月1日周日,成千上万的示威者控制了基辅市一个大型公共广场。鉴于因此而驻留街头的武力,未来几天很可能是决定性的。幸运的是,亚努科维奇尚未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但他能否重新控制局面值得怀疑。民主反对派似乎开始着手接管,而亚努科维奇阵营看来还未准备使用严酷手段镇压示威者。对于亚努科维奇而言,很难看到任何出路。

11月29日,亚努科维奇原定在立陶宛维尔纽斯签署《欧洲联合协议》,但是,部分因为来自俄罗斯的压力,他不顾欧洲联盟(欧盟)的善意,未能签署任何文件。反对派立即斥之为叛国行为,要求弹劾总统并且解散总理阿扎罗夫政府。

11月30日下午4时,防暴警察强力驱散300名合法占据独立广场的示威者,情势急转直下。35人受伤,31人被拘,即使没有指控说示威者进行了抵抗。清理广场的官方理由是放置一棵圣诞树。亚努科维奇对暴力表示惋惜,但实际上没有指责警察,而内政部长为使用过激武力道歉。

随后,三个发展趋势同时出现。首先,反对派号召大规模的和平示威活动,数十万人在周日走上街头,成功夺回了独立广场。如今,主要的口号是“(圣诞节)树上的野猪(亚努科维奇)!”“打倒黑帮!”“我们不原谅!”以及“革命!”有趣的是,欧盟大使和来自欧盟国家的9位大使(值得注意的是,波兰、荷兰、捷克、瑞典和芬兰)都加入了示威,很显然是来自各国首都的命令。美国、欧盟,以及欧盟各国纷纷谴责对和平且合法的示威者施加的暴力行径。乌克兰29个城市继续着大规模示威。没人比乌克兰人更喜欢欧盟了。

第二,亚努科维奇的参谋长谢尔盖•列沃奇金辞职,但是亚努科维奇拒绝接受他的辞职要求。也许挺亚努科维奇的20位资深国会议员,包括几名前部长都倒戈相向。有趣的是,两位资深倒戈者属于德米特里•菲尔塔什阵营,其是亚努科维奇阵营中第二重要的寡头。亚努科维奇的政党在442个议会席位只有207个,但32个共产党和35个独立议员通常也支持它。反对派有168个席位。因此,他可能失去对国会的控制。国会立场不定且投机取巧,总是见风使舵。位于乌克兰西部利沃夫隶属内政部的特种部队拒绝接受驱散示威者的命令。12月2日周一,乌克兰现政权试图安抚自己的支持者。

第三,当局逮捕了大量流氓,这些年轻人头戴面具和头盔。他们在总统行政大楼外用推土机和鹅卵石攻击防暴警察。尽管警察人数众多且全副武装,他们并没有作出任何反击。这在网络电视上看起来很可笑。30名记者和50位防暴警察受伤。反对派领导人佩特罗•波罗申科和维塔利•克里琴科赶赴事发现场,并明确表示,这些流氓不是他们的人。在对基辅市议会的围攻和对列宁纪念碑的攻击时也发生了类似事件。但是,反对派领导人确实占据了工会总部。

站在一起的反对派有五位明显的领导人。他们包括三个政党领袖。克里琴科作为总统候选人站出来;阿尔谢尼•亚采纽克(Arseniy Yatseniuk)提供有效指挥;民族主义者奥莱•蒂安尼博克没有出声,但亲临现场。前内政部长、橙色革命的发起人尤里•鲁特森科是革命的领导者。大商人和前部长波罗申科似乎是最足智多谋的组织者。他的电视频道以报道橙色革命的方式报道这次入欧革命。在此背景下,传出了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的狱中声明,她在2011年被政治性地指控滥用职权而定罪服刑。这些都是非常有经验的政治家。他们的政策看起来清楚和统一:集体罢工,直到阿扎罗夫与亚努科维奇下台。封锁基辅及其所有行政大楼,但不攻击它们!运动必须保持和平!乌克兰必须加入欧洲!

现政权需要迅速采取行动。星期一早晨,国会议长弗拉基米尔•利巴邀请反对派领导人在国会举行会谈。但他们很快离开,并称在阿扎罗夫政府辞职和政治镇压结束前,他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他们特别坚持释放季莫申科,因为欧盟早先已经向乌克兰政府呼吁,以作为加入欧盟的一部分。

报道称有内部军队从南部被指派到基辅的转移,但如果亚努科维奇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他可能会失去其在议会的多数席位。而如果不宣布紧急状态,他就不太可能重新控制局面。上周日,内政部长警告这是利比亚和突尼斯的幽灵。

奇怪的是,乌克兰原定12月5日至6日在基辅主办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的年度会议。这一重要的人权组织真能如期召开一个由来自整个欧洲,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外交部长参加的会议吗?在此会议之前或者期间,亚努科维奇几乎无法使用武力。

走出本次危机的主要途径是通过内部队伍倒戈罢黜现政权,以及圆桌协商解决问题,就像2004年12月的橙色革命。但是,革命领袖们比那时更有经验和更果断。他们已经知道如何取得政权,他们学到的重要一课是又快又狠却又和平地采取运动。因此,他们现在封锁了政府的工作。很显然,他们想迫使亚努科维奇先牺牲阿扎罗夫政府,然后商讨其自身的离任。阿扎罗夫政府垮台自然会导致非民主选举产生的国会的解散以及三个月内新一届国会的选举。一个担忧是反对派可能无法控制年轻且头脑发热的人。更大的隐忧是高度犯罪的亚努科维奇政权将使用极端暴力,因为如果政权垮台,他们除了监狱无路可走。

欧盟很可能会再次像2004年那样,提供调停服务。它可能提出让波兰前总统亚历山大•克瓦斯涅维奇、欧盟委员斯特芬•富乐、瑞典外交大臣卡尔•比尔特,波兰外交部长拉戴克•西科斯基作为可能的调停员。所有这些资深政客均了解乌克兰和当前所有的参与者。反之,俄罗斯将再次被留在外围。

在经济上,未来几个月不可能有所好转。实际上,未来3至4个月不可能期待任何有效政府,政府工作中断可能持续更长时间。以下经济结果可能出现:

1. 2至3周的大罢工肯定会损害经济,而今年经济已经萎缩了1%。

2. 国家财政收入也必然表现不佳,因为乌克兰税收征管非常严格,而现在它将会放松。同时支出将上升,但成本控制会放松。根据摩根大通,2013年预期的整体预算赤字已经是国内生产总值的8%。

3. 当然,直到新政府出现,乌克兰国债收益率将攀升,但乌克兰将被排除在国际金融市场之外,这会导致进一步的储备流失。少数仍在交易的股票有可能下跌。

4.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没有理由给予任何让步,因为任一乌克兰政府都不能令人信服地承诺些什么。预期的俄罗斯融资不太可能实现。

5. 如果没有发生银行和货币的挤兑,这将令人吃惊。结果将是贬值和大量的银行倒闭。国有企业(例如乌克兰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Naftogaz)的债券违约会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最后,在乌克兰有一合法的政府时,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不得不进行热火朝天的危机管理。